小白狐

短打

大半夜的睡不着,来篇短打。
大概算是脑洞里的一部分,虽然我还没怎么动笔。
嗯……就是基本可以参考阴阳师一类的设定方式。



夏天的夜晚总是干净的。
些些星斗闪烁着挂在天上,天色其实并不黑,只是深深的蓝。月色打在城西一个小小的院子里,倒映在院中央的井中。
虽说是夏天,还是偶有些风吹过,带着丝丝的凉意。
为着乘凉,没有人的屋子是点着灯或者挂着灯笼的。玩闹了一天的孩子们把纸门开得大大的,甚至有些就躺在外面的木板走廊或者青石板阶上就睡着了。
他看着睡得四仰八叉的孩子们有些头疼,纵然都是些妖怪崽子,那也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崽子们。逐个给他们肚子上盖好小被子,把可怜的高远儿从一堆人中间拉出来,给闷的满头汗的小胖儿拭去汗。他抱着高远儿坐在外面的走廊上,看着月色倒映在井里,倒真是一副月色凉如水的好景色。感受着怀里的崽子凉凉的体温,他也是不由得蹭了蹭。这感觉倒让他想起以前龙崽还是个崽子的时候了,他夏天最喜欢抱着龙崽睡觉了,就算是他家那位也争不过他。
不过冬天还是继科儿好,暖和。继科儿把龙崽圈在里面,他圈着继科儿和龙崽,还有小辉儿哥陪着他。那时候反倒是把那位气得牙痒痒,不过一边是小辉儿哥,一边是龙崽,他倒是哪个都不敢发脾气,只能抱着被子气鼓鼓的自己睡。睡着睡着梁哥就会把小辉儿哥带走,醒了的时候那位已经自己滚到他尾巴边上来了。想到这,他也是直接笑了出来。
不经意间,一簇软软的东西蹭在了他的胳膊上,他倒是觉得好玩儿,不知道又是哪个睡得死了把原型给变出来了。一扭头,才发现是周雨软软的头发蹭了过来。这孩子是一众小的中间稍年长的,又乖巧懂事儿,平时他们几个照看不过来也是让周雨帮忙带着的。在他的耳畔,已经有些嫩嫩的芽长出来了,看这样子,最近倒是累的不轻。他怜惜得摸摸小孩儿的脸,给他加了个好梦的灵符。
感觉到清浅的脚步声,然后便是浅浅的呼吸声和蹭在后颈毛茸茸有些痒的触感,他笑着反手摸了一把自己弟弟的头,反而换来了自家弟弟嫌弃的舔舔。黑色的兽趴在他的身边,头靠着他的膝,腰背上一道明显的正在愈合的伤揭示了为什在在这繁忙时期他还在这小院儿的原因。他和他都不做声,他们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所以他们都不需要言语。
城东的湖中,一条长长的青龙把自己糊在软软凉凉的湖底,享受难能可贵的清闲。不过显然他的师弟一点情都不领,黑黑的一长条窜来窜去,就是不肯清闲,搅得湖水都变得热起来。青龙拽住那黑蛇的尾巴,把他拖在湖底不让他动弹。他那师弟一脸幽怨的看了他一会儿,没办法只能选了块石头趴着,看着天空中的圆月盘想他的小圆脸儿。青龙安慰得用尾巴扫了扫黑蛇的背,重又把自己糊了回去。他又有什么办法,他也有些想他的狗了。
远离金陵百八十公里的的结界内,睡得安稳的小圆脸在梦里打了个喷嚏,引得自称他叔的人又给他加了床被。他师傅倒是在一旁睡得极安稳,还一边打着鼾。两鬓斑白的智者劝着性急的灵师去睡觉,一旁操着一口川普的年轻人幸灾乐祸地搅着局,因由着他口吃的小毛病,终还是抵不过两方的夹攻,只得放下手中的符去躺下。而搅局的也没能逃过智者的眼睛,被提溜着也上了床。智者看着这几个在他眼里还是孩子的年轻人(那个打鼾的中年油腻男不算 by智者),还是心软的一塌糊涂,执起先前灵师的笔,尽可能为他分担一点。而那灵师累得一沾枕头就睡了,但手里还是握着那个藏着他与心上人定情信物的锦袋。
远在帝都的中央,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外,站着一位额头有这一轮银色弯月印记的男人。他皱眉看着这乌烟瘴气的皇城,自是在自己的周围留下一片清冷的圈。这圈是不欢迎别人的,但是另一位不显山不漏水的男人却轻而易举地侵入了那人的领地。他陪他站着,看那巍巍皇城,望向金陵的方向。暗夜掩住的不仅仅是一些身影,还有一大波拿不到光天化日下的暗潮涌动。
玄衣的男人站在星斗之下,看着自己刚卜出的一卦,皱起了眉头。这卦太过离奇,由不得他不担心自己的崽子们。
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将要面对险恶与艰辛。但是一想到彼此,就像破晓的曙光照在黑暗的前路之上,他们决不允许自己后退或者倒下。他们有要守护的东西,绝对不会让步。



就酱~啾咪~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