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狐

脑洞

为了证明我还没死。最近真的太忙了。

一个脑洞,能不能写出来,看天意吧。

主杀团,獒龙,昕博,双子星,其他会涉及浪人,美玉,阎王一类的...



第一世

他是身处权力漩涡之中的皇子,他是身世显赫功高盖主的将军之子。

他们也曾在桃树下舞刀弄枪,对酒吟诗;他们也曾从繁盛的皇都打马而过,留下一众芳心暗许;他们也曾拼搏于战场之上,为着军情争执不下。

他们曾在雪夜中缓缓而归,曾在酒醉后结下誓约,曾为沙场上收养来的孤儿共同定下名字。

如果,他从未生在那巍巍皇家便好了。

如果,他能早些明白权力的阴暗就好了。

年岁俞大的皇帝将疑心放在了声名煊赫的大将军身上,他看着一众皇子争权夺利越发陌生。皇子是什么?不过是一群来抢他天下的蝼蚁罢了。谁都不能强过他,他看着他最优秀的皇子笑了。

他领命去镇守东域,他抢到了灭杀将军一家的圣旨。

他说,我会保住他。那夜,他穿着染血的衣物在殿前跪了一夜,没人知道他和皇帝达成了什么约定。

他说,我恨你,为什么偏偏是你。那天,他穿着喜服和最好的朋友结为夫夫,所有人都祝福他。

他终究还是来了。带着一份厚重的礼物。

他也终究还是走了。没人看见走出门前停顿时的样子。

他韬光养晦,他培养党羽。时间在瞬息万变的局势中悄然溜走。

他胜利了,他成为了无人可以忤逆的皇帝。

他活下来了,在处处危机的皇城之中,那人说要带他走。

他流放了他。

他远远地望向城头那个身影。却没看清阴影下的满头白发。

他说我不立后,我的养子就是储君。他最骄傲的孩子在满堂朝臣面前说自己的字是,少皇。他哈哈大笑,冷冷的看着错愕的臣子们。

他们到了一个偏远的小村庄,远离一切权力财富甚至欲望。他们没有孩子,却过得潇洒无比。他说,我好像应该重新开始了。他们拥抱于那个雨夜之中。

他是本朝最短命的皇帝。他用尽办法为自己的弟弟们和孩子创造了一个干净而又繁盛的时代。

他们还是去了。他的弟弟说他应该去。

他拦不住哪只燃烧的箭,就像他拦不住重新披挂保卫国家的他。

他还是负了他。

他最终还是没能再看他一眼。

 

 

 

 

第二世

他是医生,他是警察。

他有病,他也有病。

他说,我没办法满足你作为男人的一切欲望。

他说,我爱你。可是,他也醉过。

他有一个多重人格的弟弟,他有一个偏执的弟弟。

他有一个有癔症的师弟,他有一个重度抑郁的师弟。

他是孤儿院的孩子,他的初恋是他在孤儿院的哥哥。

他说,我爱你,可我不能。

他说,我曾经爱过很多人,可你是对的那个人。

他最终还是无法忍受了,他离开了。

可是他还相信他爱他,他不放手。

他找到他了。

他最信任的人回来了,他的师父回来了。

他要解决所有人的问题,他要用最后的时间留住他。

该留下的都留下了,该走的都走了。

该在一起的都一起了,该分开的都分开了。

他说,我想要你。他盯着黑暗之中的他,给他留下这一生最深刻的印记。

他还是他,他也还是他。

他踏上了清晨的火车。

他总是看向南方。

 

 

 

 

第三世

还没思路,欢迎补充。

 

 

 

 

 

第四世

他是神,是高高在上的神。

他是魔,是万人忌惮的魔。

他爱上了那个清冷的月亮。

他把他拉进了三生幻境之中。

他醒来了,发现那人早已不在。

神魔总是对立,战事不朽的。

他打到神的面前,他对他伸出手。

他从来没有忘记,他眼里无限的缱绻。

 

 

 

 

番外

这是一个人与妖共存的世界。

作为千年难遇的灵力天赋者,他成为了师傅的下一任平衡者。

他有很多签订了契约的妖怪,就像他的师傅一样。

他和他签订契约的狐妖谈上了,就像他师傅一样。

巧了,他对象和他师傅对象来自于同一个大妖族群。

更巧的是,这个族群有护犊子的传统。

最巧的是。族长是个深不见底的妖,他有并且捡了很多崽,他最喜欢这两个崽。

他师傅有很多很多厉害的妖怪,比如某个慈祥的妖刀,某个冷面的鬼使,某个烦人的酒妖……

他还有个游侠门主,听说最近收了好多女徒弟。他游侠门主有个对头,是个“占山为王”的玉妖。

他还有好多未成熟的大妖怪,比如某只狗(对象捡的),某条龙(玉妖塞给他的),某条蛇(玉妖塞的),某个雨女(门主捡来塞的)……

他还有个徒弟(对象捡的),徒弟有个对象(某只狗捡来给他哥的),他徒弟也有些未长成的大妖怪,比如他对象,比如某只跳槽的鸟,比如一个童子(某条龙捡的)…….

他还有个跟他对着干的死党。死党不是平衡者,但也懂些道上的事。

他对象有个师傅,对象师傅很好,就是总给他们寄山楂酱和橘子酱。吃不完。

他,还有很多情敌。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比如现在想写死他的作者。

这是他的人生,还远远未曾结束。

他经历了很多,虽然会有坎坷,但是一切都会好起来。

因为作者说这是一个HE的故事。




大概就这样,欢迎大家来给建议。

么么哒~

评论

热度(6)